当前位置:4688.com >> 专家访谈
通常人们会讨论家具、装潢、摆设、陈列甚至花园等等,却不太讨论建筑,不自觉地将建筑看成高深莫测的话题,似乎建筑和自己切身的世界无关,但其实大众无一日不身在建筑之中。
“大健康产业”无论从国际上来说,还是国际市场行情来说都是一个非常热的热点,它也将成为经济的新引擎。首先作为“大健康产业”从国际角度来说也是如此。
在第六届全球建筑大师论坛上,藤本壮介先生的演讲犹如一枚石子投入湖心,湖面涟漪泛起,由他而引发的思考一波接着一波。
在这个新的发展时代,我们要从对新建筑的绿色建造转向既有建筑的绿色化改造;要从单个建筑的绿色化改造、绿色化建设转到一个小区、一个社区、一个城市的绿色建筑集群的建设和管理;要从建筑的耐用、实用转向建筑的健康、超低能耗和建筑的高端化;要从建筑的居住功能转向建筑的健康、美观和更加人性化。
在过去的时代背景下,人对自然的认识较为朴素,大多数人不识字,建筑师无法用建筑的语言告诉他建筑与自然的关系以及建筑所能达到的作用,建筑师甚至无法用建筑语言告诉建筑工匠。建筑师和工匠在那个时代是没有社会地位的,他们受到皇权、贵族官员、雇佣者的压迫,他们要生存、要发展,就要有一套自我保护的方式,他们往往将之神秘化、巫术化。
大部分的中国城市是在平地上面,平地上有一个巨大的好处,不需要爬山不需要走来走去,但我们的项目是在山坡地,居住者每天拎着几包米几包菜上去的话会很累,如果是老人和儿童就更吃不消了。所以如果不把这个建筑和运输系统、机械系统联合起来,我们就永远不会有这么一个房子。这个项目我们做完以后所有人都很高兴,这个项目对我们来讲是我们一系列工作的一部分,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我们持续地在通过小型的项目来挑战边界,或者是在制造一些改变的机会。
我们很荣幸在过去的几年内,参与了我国乡村的建设工作,其实是正好赶上中国乡村或者是乡建的热潮,我们意外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在这个过程中,我个人觉得乡村给我们的建筑师提出了一些新的命题和新的启迪,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我的一些感受,题目叫做乡村的弱建筑设计,我集中会讲2014年我们获得WA奖的项目。弱建筑不是说这个建筑很软很柔弱,意思更多
今年,国务院刊发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连同2014年“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2015年中央城市工作会议等均对“十三五”及未来中国城市建设和发展提出了既宏观又具体的指导原则,在业界和社会产生积极反响。
首先,我们要了解居住区和居住小区的概念,什么是居住区?据统计,中国居住区的规模是3万-5万人,这样的居住规模是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相比的,其他国家如达到这样的规模,那可以称其为城市或者城镇了,但是我们国家只能把它当成一个居住区,因为我国人口多,所以我们的态度会不一样。我们对小区的定义是指居住规模在7000-15000人左右,居住组团规模是指1000-3000人左右。
中国传统村落是指村落形成较早,拥有较丰富的文化与自然资源,具有一定历史、文化、科学、艺术、经济、社会价值,应予以保护的村落。中国传统村落是农耕文明的精髓和中华民族的根基,蕴藏着丰富的历史文化信息与自然生态景观资源,是我国乡村历史、文化、自然遗产的“活化石”和“博物馆”,是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和中华民族的精神家园。
76条信息 当前为1/84688.com 上一页 下页 尾页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