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4688.com >> 专家访谈

李卫伟:象天法地 中国古代建筑规划布局方法及其思想

发布时间:2016/8/11 点击数:123664

在过去的时代背景下,人对自然的认识较为朴素,大多数人不识字,建筑师无法用建筑的语言告诉他建筑与自然的关系以及建筑所能达到的作用,建筑师甚至无法用建筑语言告诉建筑工匠。建筑师和工匠在那个时代是没有社会地位的,他们受到皇权、贵族官员、雇佣者的压迫,他们要生存、要发展,就要有一套自我保护的方式,他们往往将之神秘化、巫术化。

北京市古代建筑研究所建筑历史研究室主任 李卫伟

在过去的时代背景下,人对自然的认识较为朴素,大多数人不识字,建筑师无法用建筑的语言告诉他建筑与自然的关系以及建筑所能达到的作用,建筑师甚至无法用建筑语言告诉建筑工匠。建筑师和工匠在那个时代是没有社会地位的,他们受到皇权、贵族官员、雇佣者的压迫,他们要生存、要发展,就要有一套自我保护的方式,他们往往将之神秘化、巫术化。

老子在《道德经》中写道:“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易.系辞下》中也记载:“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天生神物,圣人则之,天地变化,圣人效之,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仰则观象于天,俯则观法于地。”西汉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董仲舒也提倡“天人感应、天人合一”的理论。

现代建筑大师贝聿铭谈建筑风水时曾经说道:“建筑师都相信建筑风水的。不是迷信的建筑风水,建筑风水有好几种,比如说我们建筑要摆房子,要背山傍水,这也是建筑风水。”天津大学建筑系教授王其亨谈建筑风水时表示:“建筑风水的主旨是把人、建筑、自然和社会看做是一个人工生态系统,建筑和人都是其中一环,不能片面理解中国文化,建筑风水之所以能够历经几千年保留下来,是有其道理的。他强调,建筑与自然及周围环境的和谐,与国外目前提倡的生态建筑学非常相似。”

英国科学史学家李约瑟教授曾经说:“再没有其他地方表现的像中国人那样热心体现他们伟大的设想‘人离不开自然’的原则...…皇宫、庙宇等重大建筑自然不在话下,城乡中集中地,或是散布在田园中房舍,也都经常地呈现一种对宇宙图案的感觉,以及作为方向、节令、风向和星宿的象征主义。”

下面我们来详细讲解一下中国古代建筑的选址和中国古代建筑群的规划布局以及中国传统建筑的前途和归宿等问题。

中国古代哲学认为“天地人”是宇宙万物中最重要的“三才”,而且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是“人法地、地法天”的法则。因此人类要顺应天地自然的规律,以达到天地人和谐统一、相融相合的境界。受这种哲学思想的影响,中国传统建筑表现出了象天法地、师法自然的意象,这种意象在数千年的发展中大致经历了从“象天地之形”到“象天地之理”的过程,形成了中国古建筑规划布局上的显著特征之一。

一、中国古代建筑的选址

1.堪天舆地—择中立都

中国古代建筑在选址上非常注意仰观天象和俯察大地。后来人们将之称为建筑风水。风水在古代又称堪舆或地理或相宅。

堪---观察天           舆---考察地  

风---空气季风       水---水文水质      

地---地形地质       理---研究分析

相---观察分析       宅---建筑基址

堪天舆地 的内容

古人将观察到的星空分为三垣、四象、五宫、二十八宿。天界以北极帝星为中心。三垣即上垣太微垣,中垣紫微垣,下垣天市垣。太微垣是天帝的南宫,在北斗之南,以五帝座为中枢,成屏藩状;紫微垣在北斗之北,有藩星15颗,以北极为中枢,分东西两行排列。北极五星中最亮的一颗为天皇大帝,故紫微垣即天帝所居,俗称紫宫;天市垣共22星,东西各11星,乃天帝聚众贸易之所。四象又称四宫,即东方苍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四宫各七星,共二十八宿。它们异向同心,类似天帝的藩屏。

同时,古人将天上的二十八星宿与我国的国土一一对应,称为分野。古人又认为“天圆地方”,地上则分东西南北中“五方”。为使国家长治久安,人民安泰。国都要建在中央的位置,也就是“择中立都”。其原因《周礼·地官·司徒》:“以土圭之法测土深,正日景,以求地中。日南则景短,多暑;日北则景长,多寒;日东则景夕,多风;日西则景朝,多阴。日至之景,尺有五寸,谓之地中,天地之所合也,四时之所交也,风雨之所会也,阴阳之所合也,然百物阜安,乃建王国焉,制其畿,方千里而封树之。”

我国商周至汉唐以来的都城西安和洛阳城位于南方朱雀的井、鬼、柳、星、张星宿的分野之内。而这几个星宿对应的分野正是当时我国国土的中心。因此,这种“择中立都”的观念应该与象天法地有很大的关系。元明清以后,出于军事和政治方面的考虑,将都城迁移到了北方,这一时期的都城也就是今天的北京,位于四象的东方苍龙,是二十八星宿的尾宿。

而当初定都时对地理是如何认定的呢?“幽州之地,北枕居庸,西拥太行,东临渤海,南俯中原,诚天府之国。”所以,定都的时候,规划者还是仔细考量的北京的地理位置因素的。这种地理位置的考量符合“形势派”的说法。《汉书.艺文志》记载:“形法者,大举九州之势,以立城郭室舍形……犹律有短长,而各征其声,非有鬼神,数自然也。”

古人认为昆仑山是通天深山,天下一切山脉均发源于此。这些山脉虽然纷繁复杂,但基本上可以分为三大干系,也就是北干系、中干系和南干系,也称为“三大龙脉”。“北干系是指黄河以北的广大区域诸山,包括青海、甘肃、山西、河北、东北等省份。山脉从西北高原展来,主脉山脊以西之水,流入龙门西河,脊东之水,流于幽冀,入于东海。其西一支脉,为壶口奉岳,次一支脉包汾晋之原,而南出成为析城王屋山,又西折为富首山。又一支脉为恒山,以一支脉为太行山,太行山绵延千里,山高林密,其最长一分支为燕山山脉,东延尽于平滦。中干系指黄河与长江之间的地域山系,包括四川、陕西、河南、湖北、安徽、山东诸省,其山脉由蜀汉而来,一支至长安,而尽于关中。一支下函谷关,以到嵩岳少室,支尽泰山。另一支自嶓冢汉水之北,生下尽于扬州。南干系指长江以南区域诸山脉,包括云南、贵州、广西、湖南、江西、广东、福建、浙江、江苏诸省。其主脉祖于岷山,岷山夹江两岸而行,左边一支,去为江北形成分支,右边一支,分散到湖南闽广,而东尽于两浙南京。其一支度桂岭,包湘源而北,经袁筠之地,尽于芦阜。其一支自南而东,包彭蠡之原,度歙黄山,以尽于南京。又自天目山分一支,尽于浙江。南干系尚有江西山脉,皆从五岭而来,自南而北。闽广之山,自北而南,一支则又包浙江之原,北首以尽会稽,南尾以尽闽粤,包括岭南山系。”


2.相土尝水

中国古代建筑在选址的时候,另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观察地理环境。这一点与西方建筑选址也十分相似。

早期最著名的相土尝水的是春秋时期吴国的伍子胥建造苏州城。公元前 514年,伍子胥受吴王阖闾之命建阖闾大城(今苏州城前身,做了如下工作:“乃使相土尝水,象天法地,造筑大城,周围四十七里。陆门八,以象天八风:水门八,以象地八聪。筑小城(皇城),周十里,陵门三。不开东面者,欲以绝越明也。立阎门者,以象天门,通闾阖风也。立蛇门者,以象地户也。”

战国时期另一位思想家管子则有了对城市选址中如何考虑水土问题的具体论述。《管子·度地篇》中记录了管子在回答齐桓公关于城邑选址规划时说:“故圣人之处国者,必于不倾之地,而择地形之肥饶者。乡山,左右经水若泽,内为落渠之泻,因大川而注焉。乃以其天材、地利之所生,养其人,以育六畜……此所谓因天之固,归地之利。”

《汉书.晁错传》记载了汉代著名儒生晁错建造城市的理论:“臣闻古之徙远方以实广虚也,相其阴阳之和,尝其水泉之味,审其土地之宜,观其草木之饶,然后营邑立城,制里割宅,通田作之道,正阡陌之界,室屋完安,此所以使民乐其处而有长居之心也。”

明代《宅经》在阐述建造村落和房屋时选址的原则是:“宅以形势为身体,以泉水为血脉,以土地为皮肉,以草木为毛发,以舍屋为衣服,以门户为冠带,若得如斯,是事俨雅,乃为上吉”。晋朝的郭璞被尊为相宅术的鼻祖,据《温州府城志》记载,他于公元323年为今浙江省的温州选址规划了当时的城市,而且一直在此延续发展至今。“初谋城于江北,郭璞取土称之,江北土轻。乃过江登西北一峰(今名郭公山),见数峰错立状如北斗,华盖山锁斗口,谓父老曰:若城绕山外,当聚富盛,但不免兵戈水火,城于山,则寇不入,斗可保长安矣,号斗城;时有白鹿衔花之瑞,又号白鹿城。”

从以上的记载我们大体可以看出我国古代建筑选址与现代建筑选址的理论所考察的自然因素基本相同,主要就是勘察山川、地形地貌、水源、季风气候、土壤情况和植被情况等要素。古人认为只有这些都比较理想,才是良好的建筑基址。

3.调形理气

大环境我们是无法改变的,建筑基址也不是我们想要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不能做到尽善尽美的理想状态,因此为了创造良好的环境,古人在选址时还要看,是否能够通过一定的改造,使得环境变得顺乎自然,有利于人的居住和身体健康。

《管子·度地篇》还记载:“内为之城,城外为之廓,廓外为之土阆。地高则沟之,下则堤之,命之曰金城。”

管子的论述道出了改造环境的一些具体的做法,如非常重要的一环就是开凿河流、筑造堤坝。另外,将开凿河流的泥土堆叠成岗阜,种植树木以调节小环境。

小结

通过以上介绍,我们可以看出,古人在大的城市选址时,用非常朴素的方法,通过勘察和模仿天地形象,基本上都是正确和合理的城市基址,且为早期城市带上了一种神秘感和浪漫色彩。而之后,宋元明清以后,虽然也力图模仿这种神秘感,但出于政治和军事方面的虑则更多了,显得更加理性。


二、中国古代建筑的规划布局

1.规划

古人在规划整座城市或建筑群的时候非常注重“象天之理”,即顺应自然规律做到“天人合一”,并且根据阴阳五行学说将建筑组群尽量“负阴抱阳”“左青龙、右白虎”以达到“阴阳有序”的良好环境。在此基础上,建筑功能区域的安排上,也应做到“尊卑有别、长幼有序”的原则,以符合古代的社会礼制秩序。

1.1天人合一的自然观

城市位置选定了以后,也进行了一定的调整,都城内的建筑也要按照一定的秩序排列,那么选择什么样的秩序呢?古人认为“天”和“人”是相互感应的,要顺应自然,做到“天人合一”。因此,布局上还要模仿天地的形象与规律。《三辅黄图》记载秦朝的咸阳城就是按照天象排列城内的建筑“筑咸阳宫,因北陵营殿,端门四达 ,以则紫宫象帝居;引渭水贯都,以象天汉;横桥南渡,以法牵牛。”“更命南信宫为极庙,象天极。”汉代长安城内的宫殿也是按照天地的形象和规律建造的。班固《西都赋》这样形容:“体象乎天地,经纬乎阴阳,据坤灵之正位,仿太紫之圆方。”

1.2“阴阳有序”的环境观

古人根据多年的经验,建筑物的规划上,无论是建筑组群还是单体建筑都是以“背山面水”为最佳的方位,而我国古代认为“山南为阴,水北为阳”,因此又称“负阴抱阳”。而背山又以有连绵不断的山脉为最佳,即所谓“来龙”。面水又以曲曲委婉为上。建筑群的东侧布置排水沟渠,称为“东方青龙”,建筑群的西侧布置道路,称为“西方白虎”。这种布局被认为是最为“阴阳有序”的风水格局。

这个布局理论其实是非常科学的,我们都知道,我国北方冬季刮西北风,如果背后有一座大山,那么可以抵挡寒风的侵袭,从而有了温暖的气候。而且越是大山脉地质越稳定,不容易发生地震、泥石流和滑坡等自然灾害。而夏天,刮东南风,前面有一条大河,可以带来丰沛的降水和湿润凉爽的空气。

我国地势西高东低,北京也是如此,俗话说“水往低处流”,将排水沟渠设置在东侧有利于雨雪水顺利排泄。西侧的道路也就是成了不二选择,而且道路处于高爽之处,便于交通。而我们试想一下,如果反之呢?恐怕会出现非常糟糕的现象。西侧的道路经常被雨水冲毁,而东侧的排水沟渠则因为地势高而排泄不畅,甚至造成泛滥冲刷建筑物。

1.3“长幼有序”的礼制观

古代在规划功能区域的过程中,为了让不同的建筑功能区域能够协调的运转,于是按照古代的社会生活中最重要和核心的秩序,即礼制秩序进行了规划布局。这个秩序归纳为“尊卑有别、长幼有序”。也就是根据“士农工商”的阶层,将宫殿、衙署、住宅和商业区、生产区分别布置在不同的区域,做到尊卑有别。而建筑群内部规划则遵循长辈或主人住核心区,晚辈或下人住次要区域。

《周礼.考工记》记载了国都的规划上要这样布置:“匠人营国,方九里,旁三门,国中九经九纬,经涂九轨,左祖右社,前朝后市,市朝一夫。”

周王城制度,(现代学者也称它为方城制度)一直是指导我国历代都城建设,甚至是一般城市建设的准则。它的一大特点就是城市中央是最重要的宫殿区和城市内如网格状的街区。到了地方城市布局也基本如此,小型城市有十字街,大型城市也是形成网格状的街区,只不过城市中央是衙署区。傅熹年先生在其《中国古代城市规划、建筑群布局及建筑设计方法研究》中就提出了中国古代城市和建筑群用“3丈、5丈、10丈...”方格网为模数的方法来进行规划布局。但是,目前我国历史上没有发现一座城市能够完全达到《周礼.考工记》那种理想布局。

小结:

我们从上面的介绍可以看出,无论是秦汉时期城市内宫殿的布置上非常具象的模仿天地现象,还是明清宫殿按照古人认为的天地规律(也就是“象天地之理”)布置以取得良好的阴阳环境,以及按照“人间之礼”安排的各个阶层的居住方位和区域,其最终目的都是希望能够做到天地之间最重要三种存在,即“天地人”三才的和谐统一,也就是“天人合一”的境界。当然,这是一个终极梦想,不仅体现在规划布局,而是贯穿整个建筑的每一个细节!

2.布局

规划上安排好了功能区域,那么具体的每栋建筑的位置、大小,则是要考虑的问题了。古建筑成功的布局方法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2.1轴线对称、高低错落的秩序感

中国古代城市除了园林以外的建筑群,布局上多数都有一条明显的轴线,这条轴线安排城市中或建筑群中最重要和核心的建筑群或者建筑物。在轴线的两侧则对称的布置次要建筑。横向上则采取拓扑并置的方法。交通上则主要采取横平竖直的网格化模式。

中国古代建筑也非常注重建筑的空间和立面布局,它不是一种体量和模式的完全拷贝。而是有规律和节奏的将重点建筑群或建筑物安排的高大宽敞,次要的则安排的相对低矮狭小,这样建筑组群就呈现出了高低错落的秩序感。其遵循的基本原则是前卑、中壮、后崇,也有人称之为“前卑后崇”。

2.2“适形”与“大壮”的对立统一

古代建筑布局上之所以会形成高低错落“前卑、中壮、后崇”的秩序感,那么“大壮”与“适形”的思想恐怕是其重要的理论依据。

适形就是空间大小、形状适宜,《吕氏春秋·重己》就记载:“室大则多阴,台高则多阳;多阴则蹶,多阳则痿。此阴阳不适之患也。是故先王不处大室,不为高台”。汉代董仲舒也有类似的记载:“高台多阳,广室多阴,远天地之和也;故圣人弗为,适中而已矣。”《隋书·炀帝纪上》也记载了一段隋炀帝关于建筑的论述:“夫宫室之制本以便生,上栋下宇,足避风露,高台广厦,岂曰适形。”因此,无论是宫殿还是宅院其居住空间的尺度都比较的适宜人体尺寸。

中国的哲学思想是对立统一的体系,建筑思想也是如此。与适形并行的另一种思想就是“大壮”。《易.系辞下》:“上古穴居而野处,后世圣人易之以宫室,上栋下宇,以待风雨,盖取诸大壮。”在西汉时期,《史记.高祖本纪》:“萧丞相营作未央宫,立东阙、北阙、前殿、武库、太仓。高祖还,见宫阙壮甚,怒,谓萧何曰:‘天下匈匈苦战数岁,成败未可知,是何治宫室过度也?’萧何曰:‘天下方未定,故可因遂就宫室。且夫天子四海为家,非壮丽无以重威,且无令后世有以加也。’高祖乃说。”这种思想主要是使用在礼仪空间。

2.3重门叠户、次序展开的神秘感

在我国古代建筑中,以“深密为贵”。即所谓的深宅大院,重门叠户,宋代欧阳修的著名诗句“庭院深深深几许”也反映了这种崇尚。而这种采取建筑群的前导空间建造多重门户和遮蔽物的方式也是西方建筑经常采用的方式,以增加建筑的景深、反差和神秘感。

天子五门

天子居住的宫殿前面要有5道门,每一道门的功能作用各不相同。天子之下的公卿大夫根据身份地位的不同,也各自在住宅前设置3道门至1门。汉代郑玄注《周礼天官阍人》记载:王有五门,外曰皋门,二曰雉门,三曰库门,四曰应门,五曰路门。对于五门的解释,《古今图书集成》载有一段文字,其与郑玄排列的顺序略有不同:“周制天子有五门,曰皋,曰库,曰雉,曰应,曰路。释者谓:皋者远也,门最在外,故曰皋。库门,则有藏于此,故也。雉门者,取其文明也。应门者,居此以应治也。路门者,取其大也。”

而这轴线对称与拉大建筑纵深距离的布局方式,正是中国古建筑的一大特色。有人将西方建筑比喻为一幅油画,我们可以一览无余,而中国建筑恰似“一幅卷轴画”,逐渐一层层的打开,每过一道门展现一种景象。这种方式被证明是符合现代建筑形式美地原则的。

建筑形式美六原则:

1.以简单的几何形式求统一

2.对称与均衡

3.重点与主从

4.比例与尺度

5.秩序与韵律

6.对比与微差


2.4“宛若天成”的自然美

中国古代园林的思想是一个较为独立的体系,其追求的是“虽由人作,宛若天成”境界。因此基于这种思想的园林布局不追求法度分明,严谨对称,他的布局上追求模拟自然的自由和灵活的原则。虽然,北京的大型皇家园林也会用轴线控制整个建筑群,但是从外观上却也做的让人不是那么强烈的感知到其对称性。

2.5“崇文尚意”的人文美

一座成功的园林必定要有其表达的思想情怀,传统园林的做法往往在园林布局中就表达了出来。明代的造园理论家计成在《园冶.兴造论》中谈及一座成功的园林时,认为建筑规划布局和设计占七分,施工占三分,而当其谈及府园时更是认为设计占到九分:“第园筑之主,犹须什九,而用匠什一,何也?园林巧于因借,精在体宜。”

如北京皇家的园林由于地域广阔经常使用“一池三仙山”的大格局,他所追求的是传说中东海三仙山的苍茫与仙逸。而大园林里的小园林或者私家园林由于地理范围所限制,多数也会通过一些列建筑的灵活组合达到一个或几个相互关联的建筑主题和主旨。这些主题或主旨往往是充满了人文情怀,或是人们喜闻乐见的“福禄寿喜”或是充满了哲理的“鱼乐我乐”或是引经据典的著名典故,亦或是表达园林主人的某种心境和追求。

但是,无论是大园林还是小园林也不会不管建筑功能区域的安排,杂乱的布置,只不过是会因地制宜的安排不同建筑功能景观,使得亭台楼榭、轩馆厅堂各依形势、各得其所。

这些园林的布局方法总结为以下几点:

1.分割空间

2.主体控制

3.奥旷交替

4.标胜引景

5.亏蔽景深(曲径通幽)

6.互妙相生

7.唯道集虚(艺术同化)

小结

从以上我们可以看出,建筑的布局上形成了两种体系。一种是宫殿、坛庙、住宅等的严整统一;一种是园林的灵活多变。这是源于他们建造思想体系分别援引了儒家和道家所造成,虽然他们看似差异很大,却能相反相成,能做到同处一地浑然天成,各自分开,张弛有道,这就是中国建筑哲学美的深刻体现!


紫禁城及景山鸟瞰图

三、中国传统建筑的前途和归宿

我们要客观的看待我国传统建筑,她既是我国特殊地理环境和人文环境下古人智慧的结晶,我们应该继续继承和发扬;同时我们的建筑在新时代条件下也有很多不适用的地方。因此我们可以也应该进行现代条件下的改造。如仿古建筑使用现代的钢筋水泥是完全可以的。

试想我们在中国的大地上,如果抛开自己的文化而完全追求西方的建筑,那么我们恐怕无法与西方设计师一较高低。因为,我们已经看到,在过去几十年从国家到城市的太多西洋风格的标志性建筑大多为外国建筑师设计。而我们如果去国外为人家去设计西式建筑,恐怕在竞争力方面更是会有相当悬殊的差异。

而相反的,我们如果根植于我们自己的文化,汲取传统建筑的智慧,在我国设计我们自己民族风格的建筑群和建筑物,甚至去国外为外国人设计对他们而言具有异域风情的我国传统建筑,将是何等局面!

结语

作为一名文物工作者,我想还是那句老话,剩下的古建筑已经不多了,我真诚的希望各级政府及普通人都能够再多一份历史责任感,多一份情怀,将这些包含着我们优秀传统文化和古人智慧的古建筑留存给后人,也留下我们的记忆!

上一篇:仇保兴:老旧小区绿色化改造的意义和措施    下一篇:朱竞翔:改变非常重要 每个项目不是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