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4688.com >> 专家访谈

藤本壮介:超越时空的建筑行者

发布时间:2016/8/31 点击数:100418

在第六届全球建筑大师论坛上,藤本壮介先生的演讲犹如一枚石子投入湖心,湖面涟漪泛起,由他而引发的思考一波接着一波。

藤本壮介

在第六届全球建筑大师论坛上,藤本壮介先生的演讲犹如一枚石子投入湖心,湖面涟漪泛起,由他而引发的思考一波接着一波。

在外人看来很小的一个项目,在藤本看来,却是自我实现的机会。

在housen中,所有的界限都模糊化了。

终极小木屋:家具与建筑似乎永远都处于一种未分化的状态。

尽管从事着经济指向的产业,但藤本壮介选择的路却似乎始终与主流的商业价值观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以他的才华,假使选择与市场需求更靠近,理应能有更多案源及丰厚收入。然而藤本就像“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钓”,只选择能够了解他的业主,而且坚持于自己的设计理念。这是需要勇气的!唯有这种阿甘精神,才能让他走出自己的路。也因此,我称他做“建筑的行者”。因为建筑不仅是他赖以维生的职业,更是他自我实现的修行方式。

试想,假使你是一个已完成了多个备受注目的住宅及公共建筑、屡获国际殊荣的建筑师,这时有人委托你去设计一个厕所,你会如何反应?是否有种被大材小用的感觉,又或者对经费有所怀疑?可是,对日本新世代建筑师──藤本壮介(soufujimoto)来说,这些似乎都不是问题,反而是自我实现的大好机会。

2012年,藤本壮介在日本千叶县市原市建造了一所公共厕所,试图探索空间里公共与私密的关系,思考所谓“公共中的私密”与“私密中的公共”。厕所破天荒地以一个玻璃盒构成,开放的空间乍看之下会令使用者春光外泄,也颠覆过往私领域的定位。不过,藤本先生还在厕所四周植栽花园,并用一面两米高的木墙包围起来,既提供遮蔽作用,也令使用者在如厕时,能享受花园景观。这种外闭内开的建筑形式,令人不禁想到古代的竹林七贤刘伶。

原始的未来

以现象学的方法论去剖析,便不难理解藤本的设计论述:透过对瞬息万变的表面现象进行质疑/剥离/拆解,犹如剥去一层层洋葱外皮,直指核心地探究。到底“核心的本质”是什么?他的许多设计想法,都来自“建筑诞生的时刻”,思索那该是什么状态?

我以“超越时空”形容,便是指藤本对所谓“原始的未来”(primitivefuture)的憧憬,向往回到一种事物发生初始的混沌状态,探索事物“未社会化”之前的本质状态。而这种回溯确是无关乎时间的,并非历史考古。这种反思的目的在于前进,在为未来找方向。

户外与室内之间的建筑

其中一个极为鲜明的特征是,藤本壮介的空间常常存在暧昧性。像他于2008年完成的housen,探讨的是“户外与室内之间”的建筑。他一直觉得,从街上穿过一面墙壁,没有过渡空间,就突然进到家里是件非常奇怪的事,因此他建造了三个大小不一的箱子,像俄罗斯娃娃般一个套着一个。最外侧的箱子是个带有许多开口的巨大外壳,雨水、阳光,还有一棵树,似乎都变成家具的一部分,很难分清那到底算不算是庭院。它就像是都市与家的之间、都市与家融合在一起的场所。

没有意图的空间

同年他也创作了终极小木屋finalwoodenhouse,把暧昧性玩到极致,以小时候爱玩的积木堆积层迭而成,空间被35cm的模矩所微分,35cm是一个座椅的高度,一半(17.5cm)是一个阶梯的高度,两个组合(70cm)便成了一张桌子的高度,再往上攀升70cm(140cm),刚好是睡觉的空间,相等于半身坐着的高度,而在下面35cm,又能够成为收纳书本的棚架。家具与建筑似乎永远都处于一种未分化的状态,没有现代建筑在机能上的强制导向,而是一个宽容的场所,赋予居住者一种全新探索的原始可能性。正如藤本提出的“没有意图的空间”(spaceofnointention),没有意图,同时也意味着能够衍生无限的可能。

上一篇:李春浩:大健康产业--多维度、新格局    下一篇:仇保兴:老旧小区绿色化改造的意义和措施